imnotLALIN

“但愿长醉不愿醒。”

即使发表再多对她的不满和牢骚也丝毫不妨碍她被好多人爱着,至少比我强。

抱怨她业务水平差到不行,对自己的事也不管不顾没头脑,甚至不厌其烦地请求他人。但自己曾经的好友也和她同住两人形影不离。随时都能找到帮忙的人,一起玩的人。我不过是碰巧上一节课,碰巧能听的懂中文的第九组的同学吧,不问我问谁呢,我又仿佛仗着什么自大一样的高人一等,然后说着 啊啊这个人真麻烦啊什么都要问我。

很可笑哦。

明明觉得和那位好友也渐行渐远,甚至不是同路人,但却是我最常提起的名字,czh czh。我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关于她的事,提到嘴边也都是一些陈旧的过往。却好像无人可说一般频繁地说着。czh,你过得好么,最近怎么样啊。 这肯定是说不出口的了。明明离得那么远了,我却还经常提起你呢。

你们也觉得我很可笑吧,可能我总是一副故作姿态的样子,嘴上好言好语却从不加入队伍的感觉吧。当然会令人尴尬,我知道。果然还是离我远一点好,你们这样想着。我又何尝不这么做的呢?

其实我很感谢你,唯一的人不在有事的日子里找我,我很开心。唯一感觉到的温暖吧。谢谢你。

我也不想抓住你的名字不放,满心欢喜仿佛开门就是你。我不该,确实不该。仿佛那种莫名其妙的得意劲还没凉透,也不像现在整个人已经死透了。

你啊你,我很感谢。

#2018#壹月

现在正在做数学作业,心情很糟糕。

我的数学一直不好,从认识数字开始就差的难以忍受。可以说是主观客观的各种原因造就了我现在的数学思维--四处漏风毫无章法的菜篮子。直接一点就是屎一样。

讽刺的是我一直很在意别人对我这方面的看法,我总想要显得波澜不惊从容不迫的样子--今天第一个写完数学作业,错题也很好地订正了。实则是慌慌张张畏首畏尾的。

高中数学终于差到极致,甚至补课的话可以从高一第一节课补起。但以文科生的角度来说,我又是一个优秀的文科生,只是要使出浑身力气去拽着已经死透的数学而已。我不明白,可能是天生就没这方面的脑子,做题紧张害怕的样子自己都嫌弃。

可是我却偏偏很喜欢数学好的人,羡慕或者嫉妒。历任小情人的脑瓜都可以说强我百倍,一边不满他们春风得意的傻样,一边从心底里仰望他们。一定很矛盾,这种莫名其妙的愤怒和不堪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就可以将我的人生一眼望到头一般,不说数学,而是我的思维。千奇百怪杂乱无章,像风且如梦。我用尽了我前半生快二十年的时间去逃避我最擅长的事,用最重要的时段做一些平庸的事,而以后的以后,我不知道,应该再也发不出光亮了。我这个人,用自己的双手,用别人的双手,用时间的双手,给自己的一生砌满逃避和顽固的水泥。

没有愿望,也没有宏图大志。

有的时候,看着他的后脑勺都觉得真喜欢,我真的是好喜欢这个人呀。

好难过……

喜欢杨先生,他周身仿佛有阳光在跳跃。
不喜欢我自己,懒散低沉像是吸毒好多年。

有一个优点,自动远离丑的东西。并且做到不留遗憾。

钱很重要,是个好东西。即使买不到时间和机会,惊喜一般的物质保障也是出奇的牢靠的。硬邦邦的玩意儿却能拉近人心。不不不,并不是对于那种生疼的关系,应该是是亲上加亲离不开了。买不来一个大洋的距离,却能摘下星星给你吧。你喜欢的东西,我仿佛明镜儿似的,全数送进你怀里。也算是夹着我沉甸甸又固执不拐弯的爱了。

我就当失而复得吧,这人容易较真,已经算是失去过一次了,反而没有那么多顾虑。很难过。

明明白白做决定,清清楚楚受折磨。
强行打散是为自己好吧。

#贰零壹柒#一月#

心态很崩,或者说从未有这么慌乱过了。
非常崩,没有办法集中精神,
或者说,你比酒精更有用。
不想变成这样,总是为人所牵绊,越在乎越难过,越挣扎越脱力。像是无奈淌水的泥人。
救救我?
找不到机会重来,不可能也没必要。
时间是裁纸刀,是暗刃,是水蛭。
我喜,我爱,我梦。自然与对岸断了线。
祝我早日找到希冀,
不会倒下的,永远不会有那最后一根骆驼草,
把你,把你当作是一个标记,
一条要走的路吧。
还没有一起去过游乐场。我还没有完成梦想。
等到春节,会送你红包与烟花。
着了空,会再说句我爱你。
许的愿是祝平安喜乐,不被辜负。
永远的家人朋友和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