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LINESS

“但愿长醉不愿醒。”

有的时候真的会想,我确实需要时时刻刻的理性来维持生活么?答案是肯定的,尽管我在情绪上节节败退。怕冲动带来恶果,谁不是呢?但每一句漂亮话,每一件漂亮事都在压垮我的边缘徘徊。

Depression is the flaw in love.

我真的恶心仿货和抄袭,恶心到想吐。还总是看到到处推荐这种玩意儿,美其名曰平价替代,还国货之光。能不能搞搞清平价替代不是低廉的仿货,国货之光不是靠抄袭复刻。最后还要为国货不好好努力义愤填膺一句句点评头头是道,真的虚伪,这种局面就是同样一群人捧出来的惯出来的。对自己好点行么。正大光明仿色还有一万个人底下夸真的好好用,虽然没用过正品但这个很棒有时还要踩一脚正品。恶心,我真的恶心。有些人的脑子和眼见也就只配的上仿货了。朋友们,你们真的太过宽容了。

杂记

就,吉他弹累了来放松一会儿。

突然很想回顾一下我的美妆史,不但没有图片且冗长无聊,可能就是想写些什么吧。

人生第一次有主见的化妆应该是初中第一次给自己涂染唇液,纯纯的橘色很显白,我感觉自己美极了。然而橘色已经在我的屡次碰壁中澄清了,都是自己给自己的美颜滤镜开太大了,好看么?根本不是我印象中的那么一回事。橘色,一点也不好看。

然后就是bb霜一类的吧,我还钟爱可以美白的防晒霜,我整个人在大学以前是非常粗糙的,变美完全是自己想象中的活动。又不会又害羞还有偶像包袱的我真的好喜欢那种防晒霜,哪怕自己从来没有防晒的习惯。美白加持过的脸确实还说得过去,居然还有人夸了。但是好景不长,我还是懒得用。

真的自己想要了解这方面是在高三毕业吧,可能确实是有点低于平均水平哦…因为我的朋友们都很美,也很注意研究这些。我第一次自己买的口红是和好友一起拼的二十多元的得鲜口红,我还仔细确认过价钱不能更便宜了。以前的价值观是越便宜越好,因为我是不得已才需要的。但是那支口红颜色真的好看,来加拿大之后就搞丢了难过了好久。

话说大学是变美高峰期,然而我还蜷缩在北京的一年里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步。按照各个步骤在淘宝上搜索关键词随便选一个。不做功课也不分好坏,一百元一个单品是我定下的最最高的限额了。不知真假的买一送一气垫依然是心有余悸地用着。在我做足功课后买的粉底膏也不知道如何使用,那一刻我是真的感觉到了自己某些方面的无知。不过还好,我不懂也不会乱画,至今也没什么黑历史照片。但是过夜不卸妆这一点我是无人能比了。

真正主动接触彩妆的半年后的寒假,我从北京回来。口红一如既往只有三支,酒红,珊瑚,橘红。再加上一点点bb霜,随便画的眉毛和睫毛应该就是我口中的浓妆了。朋友们当然比我强得多,每次见面我都很羡慕对方眼皮上亮晶晶的东西。哈哈哈哈哈说出来好别扭哦,但确实如此,我知道,却不行动。

假期结束我又回到北京,那半年从任何角度来说都很难忘记。从化妆的角度来说吧,我终于买了眼影和眼线笔,而口红还是那三支。我学会了去假装一个精致的人,出门会认认真真做完大全套,手法生疏且敷衍。总觉得有些事对我来说始终是不会做到的。出去旅游时我也会用非常多的时间在我的脸上,但基本除了变白没有任何效果。于是我的彩妆路又是弯弯曲曲。

然后,我就被突然放到了加拿大。嘭得一下,一切都变了。我的人生也变了,我的心情也变了,从内而外,迅猛且无声。像是蜕了层皮,又像是整个人被包裹住。我好像不再是我了。于是我们强行转折到化妆这件事,也确实不一样了。为了变精致,至少是花去和室友一样的时间,我真的做了很多,盲目的理智的,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要做什么。越来越想把自己亮出来,越来越害怕灰头土脸的自己被戳穿。

第一次见到ysl的专柜我可能差点哭出来吧,但是真的不至于。我终于买了第四支口红,漂亮的蜜桃色。我还买了香水。很开心啊,好像真的可以做到一样。之后我买了越来越多的东西,需要的不需要的,真爱的跟风的虚荣的,越来越多堆成小山。

好像一直被隔绝的很好的壳突然被划开了一样,照进了各种各样的光。我努力去融入周围的环境,第一步是做到精致。精致精致精致,我努力让自己看着就金光闪闪。努力至今,却很累了。我融入得却感觉被排除了一样,除了每天定时的妆前乳粉底液眼影口红睫毛膏之外,走一样的路,见一样的人,也许我是在自己能见度内变得精致了吧。真实情况,不得而知。看着桌上花哨的种种,压力很大,有成就感,但并不安心。

那嘭得一声之后,我变得不像我自己,进步了,也是退步了。向外舒展却长满倒刺。

一月的月记五月底了才发出来......还要强行占tag。
(愧疚)

即使发表再多对她的不满和牢骚也丝毫不妨碍她被好多人爱着,至少比我强。

抱怨她业务水平差到不行,对自己的事也不管不顾没头脑,甚至不厌其烦地请求他人。但自己曾经的好友也和她同住两人形影不离。随时都能找到帮忙的人,一起玩的人。我不过是碰巧上一节课,碰巧能听的懂中文的第九组的同学吧,不问我问谁呢,我又仿佛仗着什么自大一样的高人一等,然后说着 啊啊这个人真麻烦啊什么都要问我。

很可笑哦。

明明觉得和那位好友也渐行渐远,甚至不是同路人,但却是我最常提起的名字,czh czh。我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关于她的事,提到嘴边也都是一些陈旧的过往。却好像无人可说一般频繁地说着。czh,你过得好么,最近怎么样啊。 这肯定是说不出口的了。明明离得那么远了,我却还经常提起你呢。

你们也觉得我很可笑吧,可能我总是一副故作姿态的样子,嘴上好言好语却从不加入队伍的感觉吧。当然会令人尴尬,我知道。果然还是离我远一点好,你们这样想着。我又何尝不这么做的呢?

其实我很感谢你,唯一的人不在有事的日子里找我,我很开心。唯一感觉到的温暖吧。谢谢你。

我也不想抓住你的名字不放,满心欢喜仿佛开门就是你。我不该,确实不该。仿佛那种莫名其妙的得意劲还没凉透,也不像现在整个人已经死透了。

你啊你,我很感谢。

#2018#壹月

现在正在做数学作业,心情很糟糕。

我的数学一直不好,从认识数字开始就差的难以忍受。可以说是主观客观的各种原因造就了我现在的数学思维--四处漏风毫无章法的菜篮子。直接一点就是屎一样。

讽刺的是我一直很在意别人对我这方面的看法,我总想要显得波澜不惊从容不迫的样子--今天第一个写完数学作业,错题也很好地订正了。实则是慌慌张张畏首畏尾的。

高中数学终于差到极致,甚至补课的话可以从高一第一节课补起。但以文科生的角度来说,我又是一个优秀的文科生,只是要使出浑身力气去拽着已经死透的数学而已。我不明白,可能是天生就没这方面的脑子,做题紧张害怕的样子自己都嫌弃。

可是我却偏偏很喜欢数学好的人,羡慕或者嫉妒。历任小情人的脑瓜都可以说强我百倍,一边不满他们春风得意的傻样,一边从心底里仰望他们。一定很矛盾,这种莫名其妙的愤怒和不堪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就可以将我的人生一眼望到头一般,不说数学,而是我的思维。千奇百怪杂乱无章,像风且如梦。我用尽了我前半生快二十年的时间去逃避我最擅长的事,用最重要的时段做一些平庸的事,而以后的以后,我不知道,应该再也发不出光亮了。我这个人,用自己的双手,用别人的双手,用时间的双手,给自己的一生砌满逃避和顽固的水泥。

没有愿望,也没有宏图大志。

有的时候,看着他的后脑勺都觉得真喜欢,我真的是好喜欢这个人呀。

好难过……

喜欢杨先生,他周身仿佛有阳光在跳跃。
不喜欢我自己,懒散低沉像是吸毒好多年。